忙完就更凛遥♡

【鬼使黑白】弟控小日常

5.

“美丽的少女啊,你愿意成为小生的命定之人吗?”张开的折扇被合上,妖狐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礼貌而又绅士地问道。

闻言,鬼使白抬起头,打量了一下面前笑得一脸狡黠的男生,缓缓开口反问道:“我长得像女生吗?”

话语一出,妖狐仿佛听到了心脏碎裂的声音。WTF?在这学校上课的第一天看上的第一个美人居然是男的?其实仔细看,除去那张雌雄莫辨的脸,面前的人的男性特征还算是很明显的。场面突然有点尴尬了,妖狐轻咳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讪笑着说:“小生只是开个玩笑,别在意。你好,小生名叫妖狐,请多多指教。”说着对鬼使白伸出了手。

鬼使白沉默着看着妖狐示好般伸出来的手,犹豫了两秒,也伸出手回握住他的。

“鬼使白,请多指教。”

在门口看着两人握手的鬼使黑差点就要冲进去把妖狐揍一顿,结果八百比丘尼却在此时叫住了他。

“鬼使黑同学,请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糟糕!被发现了。鬼使黑暗叫不妙,虽然这女人总是温柔地笑着,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实际上却比谁都难应付。

“我是来上课的。”一脸诚恳。

“哦?我可不记得我的学生名单中有你的名字。”八百比丘尼轻笑道。

“那是因为我从以前开始就特别喜欢您的课,得知您今天在这里上课我就跟着来了。”鬼使黑讪笑着胡扯。

八百比丘尼当然是不信的,但由于现在快要上课了,也不好跟他多作纠缠,只好随他了。

于是得到解脱的鬼使黑迅速从后门溜了进去,弟弟周围已经坐满人了,他只好坐在最后一排,视线穿越人海,直直瞪着妖狐,直瞪得他背脊发凉。

妖狐觉得一阵恶寒,回头看到一个穿着一身黑一脸凶神恶煞的男人像个怨灵一般盯着自己,自己似乎都看到了他身边散发出的怒气。于是妖狐开始思考自己是怎么惹到他了,明明自己来到这里除了因为误会勾搭了鬼使白就没有招惹什么人啊。

“鬼使白,后面那个凶神恶煞的男人你认识吗?”

鬼使白好奇地回过头,只看到笑得一脸灿烂的鬼使黑旁若无人地在向他招手。鬼使白仿佛明白了是什么情况,下意识想说不认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那个大概是,我哥。”

鬼使黑在课上理所当然地被八百比丘尼“好好”关照了。于是他便顺便把怒气出妖狐身上,一下课便把妖狐堵在了门口。

“黑哥,冷静!小生真的没有打你弟弟主意,更何况小生也不喜欢男人。”

“哈?你觉得我会信你的鬼话吗?你他妈手都牵上了!”鬼知道我有多羡慕吗!鬼使黑继续恶狠狠地瞪着他。

EXM?握个手就是牵手,死弟控你的臆想症是有多严重啊。妖狐当然不敢反驳他,只觉得自己好委屈。正寻思着如何脱身,却发现鬼使白已经不在了。

“那个,黑哥,请允许小生说句话。”

“有什么遗言快点说!”

“你弟弟已经走了,你不用去找他吗?”

鬼使黑回头一看,发现教室里果然没有了弟弟的身影,一下子就慌了。

“弟弟啊,等等我!!!!”说着便放开妖狐,大叫着飞奔而去。

“那个,鬼使黑学长。”女生怯生生的声音响起,然而并没有留住鬼使黑的脚步,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前来搭话的少女不禁变得失落起来。

得到解放的妖狐松了口气,看着面前被鬼使黑无视掉的女生不禁哀悼了一下弟控的情商然后扬起一如既往的笑容,礼貌而又绅士地说着一成不变的话语:“美丽的少女啊,你愿意成为小生的命定之人吗?”

鬼使黑最后还是追上了鬼使白,但由于他欺负妖狐导致鬼使白一整天都没理他。当鬼使黑愤愤不平地把弟弟因为一个狐崽子而不理他这件事跟酒吞诉苦的时候,酒吞只想给他一拳。

“老黑你离开你弟一步会死啊?整天追着你弟跑,要是以后你弟娶妻生子了你怎么办?”

弟弟娶妻生子吗?一旦想到这种情景,心口就一阵刺痛。无法想象,如果弟弟离他而去,他一定会崩溃的。可他又能怎么办,他总不能永远把弟弟禁锢在身边。对弟弟的这种依赖,究竟是什么?

鬼使黑神情复杂地看着酒吞,半晌才开口问道:“你说我是不是喜欢我弟啊。”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不是兄弟的那种喜欢。”

酒吞忍住要打他的冲动,一脸鄙夷地说:“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你个变态。”

有那么明显吗?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对弟弟动了这种心思啊,从小就宠着弟弟,恨不得把整颗心掏给他,甚至青春期性幻想的对象也是弟弟。当时只当自己身边没有什么亲近的女性,而弟弟不跟自己同一学校太想念弟弟所致,现在回想起来完全不是这回事啊!想到过去种种,鬼使黑顿时羞得无地自容。喜欢上亲弟弟的自己,大概就是个变态吧。

评论
热度(39)

© 搁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