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喜欢你,凛♡遥♡凛

【凛遥】Happy birthday,haru(下)

HappyBirthday,haru

(下)

七濑遥还真是个被大家所爱着的家伙啊。

短短的五分钟内,先后收到来自真琴,江、渚、怜的短信的凛不禁这样想道。似乎从小时候开始就是这样的,尽管总是一副对人爱理不理,不耐烦的冷淡模样,但周围的人却不会因此疏远他,深入了解后更是会发现七濑遥这个人出奇的温柔,尽管看起来很怕麻烦的样子,却意外地会替别人着想。大概是因为这样的特质,因为是遥,才会吸引着大家不自觉地向他靠近吧。自己大概也是这样吧,被他吸引,为他着迷。

没有给他庆祝生日的自己是有点不对,但也至于每个人都给自己发条简讯提醒自己这个事实吧。其他人就算了,为什么江那家伙也这样,还说出“哥哥是笨蛋”这样的话。妹控表示妹妹帮着遥责怪自己这件事让他很不爽!而且为什么他不在遥会寂寞,你们不都在吗?为什么还会寂寞?鲨鱼先生表示有点莫名其妙。

看着照片里一道道自己喜欢的菜,凛瞬间就脑补了遥认真地准备着自己爱吃的料理满怀期待等候自己然而自己却没有出现的落寞模样。

啊啊啊啊,烦死了。松冈凛表示很烦躁。自己或许应该打个电话道歉然后再补个礼物什么的比较好吧。但要怎么开口才好?松冈凛小小的纠结着。啊,都怪真琴他们,说些扰乱自己心情的话。还是……

手中的手机拿起放下,放下又拿起,最后还是放下了。

月朗星稀的景象在仲夏的夜晚还是很常见的,月华倾泻,为万物披上银纱,明亮了漆黑的夜。

明天也是个好天气呢,这样就可以尽情游泳了。七濑遥这样想着,轻轻关上了门。

一下子安静下来了,屋子也恢复了原样。江送的红色鲨鱼玩偶正趴在桌子上,咧着嘴露出一口鲨鱼牙,看起来就像在傻笑一样。

真像凛呢,咧着嘴傻笑的样子。一想到凛,心口肿胀的感觉又来了。明明凛生日时自己有好好的给他祝福,还送了亲手雕刻的小岩鸢给他,可是自己生日他却缺席了,想想就觉得火大。果然松冈凛就是个麻烦。满脑子都是凛的身影,真的令人很不爽。果然很在意凛这个笨蛋啊。快步走进浴室,放满一浴缸的水,遥把自己整个人浸在水中,试图平复心中喧嚣的情感。

“叮铃叮铃”门铃响了一遍又一遍。大概是真琴有什么东西忘带了然后回来取吧,因为遥实在想不到这么晚谁还会来。啊,真的不想从水里出来,但这么急着回来取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吧。在水与青梅竹马之间小小的纠结了一下,最终还是与青梅竹马的友情占了上风,然后心不甘情不愿地从水里出来。明明后门没锁的说。

“Hi,遥!”打开门的瞬间就看到某红发鲨鱼张牙舞爪地向自己打招呼。

如果自己打开门的方式是正确的话,那么就是……

“啊,出现幻觉了。”果然是因为一直想着凛,太想要见到凛的缘故吧。这样想着,七濑遥默默地关上门,打算继续泡在浴缸里。

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好不容易赶上最后一班车来到七濑家却吃了闭门羹的红发鲨鱼瞬间炸毛了,也不按铃,直接拍门。

“遥你这家伙说什么傻话啊,快给我开门!”

七濑遥表示受到了惊吓。“啪”一声,门被打开了。

“笨蛋凛,很晚了,别吵。”

“哈?这都要怪谁啊?”遥刻意压低的声音让凛有些想笑。但事实是他现在有点不爽!

“你确定你不是只是个长得像凛的人或者是凛的分身什么的?”遥露出稍稍惊讶的神色并作出思考状。

“抱歉我完全无法理解你在说什么但我可以确定你的智商跟年龄是呈反向增长的。”凛不禁扶额。

“那凛为什么来了?”在这样的时刻。从确认是凛的那一刻,无法言喻的喜悦汹涌而出,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仿佛下一秒就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样。因为是朝思暮想的凛,因为是松冈凛,所以自己都快要变得不像自己了。

“额,这个……啊,烦死了!”别过脸,无意识地伸出手抓了抓后脑的发丝,然后越过遥,径自走进门内。

“切!”被躲过了。遥不甘心地咂舌。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在松冈凛放下手机一边纠结着要不要给遥打电话一边在寝室里走来走去时,躺在上铺的宗介不耐烦了。

“凛好烦,吵到病人了。”换言之,你吵到我了。

“啊抱歉!”

“想见七濑的话就去见他好了,今天是他生日不是吗?”

“哈?才没有想要见那家伙。而且你还在生病,我怎么放心得下。”

“又不是小孩子,这点小病死不了。想去就去吧,你在这里碍我眼了。”说着翻过身背对着凛。

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给啊,宗介这家伙。“一个人真的没关系吗?”虽然不想承认,但总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想要见到遥呢。啊,烦死了。

“谢啦,宗介。”匆忙拎起床上的包,抓过桌上的手机,凛直向门外冲去。

明明就已经被迷成这样了。真是莫名的不甘心啊,就像是自己最珍视的东西被七濑抢走了一样。宗介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无奈地叹了口气。

“哈秋!”嗯,一定又是谁在叨念着自己吧,遥下意识地想道。但他一点也不开心啊,毕竟凛就在这里总不会是凛想着自己吧。结果凛一记眼刀甩了过来,让遥不禁一惊,正想说你瞪什么瞪,就飞来一条毛巾盖在了他头上,而且,毛巾上有凛的味道。

“笨蛋,好好把头发擦干啊,还在滴水呢。真是的,这么晚还泡在水里很容易着凉的,真琴也不管管你。”凛一边嘟囔着,一边惩罚性般用力地擦拭着遥的头发。

为什么要真琴管我啊,真琴又不是我妈。遥伸出手,抓住凛在自己头上乱动的手然后用力甩开,转身走回房里,留下一脸惊愕的小鲨鱼。

红发鲨鱼瞬间不淡定了,遥那家伙不会是生气了吧。但是自己是说了或是做了什么惹恼遥的事情吗?完全想不出来。

于是遥换好衣服从房里出来就看到了一脸惊恐的小鲨鱼。遥也没多在意,只当他中二病病发了。

“你要先洗澡还是干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凛这么晚来了,但是他能来自己还是很高兴的。

“诶,没在生气吗?”

为什么生气?遥不解地看着凛。所以凛是以为自己生气了才露出一副中二病患的表情吗?还真是意外可爱的家伙啊。这样想着遥不禁“噗嗤”笑出声来。

“喂!嘛,没在生气就好。遥,我很饿,有吃的吗?”毕竟跑了一路,把该消耗的都消耗完,回过神来,不知不觉就饿了。

唉,所以说这家伙到底是来干嘛的啊。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向自己讨吃的,就像小狗一样。他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养过这样一条大型犬。

“只有青花鱼。”

Σ(っ °Д °;)っ诶!“我要吃肉!肉!”明明真琴他们发来的照片里的肉看来就好好吃的样子。

“只有渚他们吃剩下的。”

“哈?居然拿别人吃剩下的东西招待客人,什么嘛!”

“不吃拉倒。而且我不记得有请过你这样一位‘客人’”

“啧!算了,我吃。”

遥不说话,默默地走进厨房,穿上围裙。说是渚吃剩下的,事实上却是他为凛预留的。因为潜意识觉得凛会来,想让他吃喜欢的东西。现在这样算是实现愿望了吧,实现了想要见凛的愿望。

食物的香气满屋弥漫,充分诠释着分子是运动的这个定律。凛坐在桌子前,手撑在桌上托着脸,无所事事地盯着在厨房忙碌的遥。

遥那家伙还真是厉害啊,什么都会。无论是家务还是料理,游泳很快,还会画画雕刻什么的,跟女孩子比起来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人也长得很清秀,但却不会显得很柔弱,是属于很耐看那型。如果是女孩子的话就是完美人妻了!

想要拥抱他。

有时候,人的行动往往会先于意识。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在的自己的表情有多痴汉,凛一步一步走向遥,把头枕在遥的肩上,双手穿过围裙交叉放在遥的腰前,然后收紧形成贴身的紧抱。

“好香。”凛的脸有意无意地蹭着遥的脖颈,不知道说的是食物好香还是被紧抱着的身体的主人好香。

凛微长的发丝和炽热的呼吸打在脖颈上,像是有一把梳子轻轻挠着一样,痒痒的。紧贴着自己后背的胸膛传来凛微热的温度,无不让遥感到燥热无比。凛这个笨蛋,还真是能若无其事地做出能让人脸红心跳的事啊,明明只是把自己当朋友而已。明明自己是那样喜欢他,可正因为喜欢才不喜欢凛对自己做出过于亲密的举动,这样自己会误会的。

笨蛋,别让我误会啊。“放手,凛。”

“不要!遥身上凉凉的,很舒服。”说着变本加厉在遥的身上乱动,丝毫没有发现遥的身体在他的动作下瞬间变得僵硬起来。

简直就像在自己身上点火一样。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任性啊,会对好友产生奇怪的感情的自己,真是,糟透了。

“快放手啊,笨蛋凛!”

“不放不放就是不放!”

凛什么时候变得像渚那样爱撒娇了啊。这就是所谓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忍无可忍。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他也不管了。像是下了必死的决心一样,遥默默地关上火,偏过头,准确无误地吻上了凛的唇。

本以为凛会推开自己,没想到他却扳过自己的身体,更用力地抱紧自己,然后加深了这个恶作剧般的吻。

所以现在是在闹哪样?遥用力推开凛,用手背捂住嘴巴,轻轻地喘着气。

直到被推开的那一瞬间凛才回过神来。诶诶,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好像是抱了遥,然后还吻了他!!!糟糕,一不小心就忘乎所以了,啊啊啊,怎么办?……凛只觉得自己心里有无数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臭死了。”

“哈?”

“凛臭死了,身上都是汗臭味。快去洗澡。”遥只感到自己的脸上一阵发烫,别过脸,完全不敢与凛对视,只一个劲推着凛往浴室里走。只有一会儿就好,现在的他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凛。关上浴室的门,遥无力地坐在地板上,背靠着冰冷的墙。

啊,自己居然吻了遥。凛脱掉衣服,打开莲蓬头,让水洒在身上。可是遥好像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好像是害羞了,还真是可爱的反应。遥的唇很柔软,虽然是同性,但跟遥接吻不但不觉得讨厌,相反自己还想要得到更多,想要遥。凛瞬间就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居然会对遥产生这种想法,这样的自己是喜欢遥吗?恋爱经验为零的自己并不懂喜欢是什么,并不是没有被女孩子告白过,收到的情书也不少,只是自己一门心思都在游泳上,况且也不觉得有女孩子能比江漂亮,也就没多想了。但如果对象是遥的话,好像还不错。

啊,衣服毛巾什么的都在外面啊。关上莲蓬头凛才想起这件事。“遥,你在外面吗?在的话可以帮我拿进来吗?”

没有回音。但细微的脚步声让凛知道遥听到了。

“凛,衣服拿来了。”

想要确认彼此的感情。如果你喜欢我的话,那就请不要拒绝我。

拉开浴室的门,凛没有接过遥手中的衣服,而是把他拽进浴室压在墙上,吻上他微张的唇,一圈一圈描绘着他的唇形。

遥似乎还没回过神来,并没有推开凛。而凛并不满足于浅尝辄止的亲吻,舌头滑进遥的口腔,两舌相缠,勾出无数银丝。

“遥,跟我交往吧。”恋恋不舍地放开遥的唇,凛满怀期待地看着他。既然没有推开自己,那就是喜欢了吧。

“等等,我去找找有没有药。”遥挣脱开凛的束缚,正要往外走。

“哈?找药干什么。”凛制止住遥。

“你是病的不轻才会说出这种话的吧。”嗯,这是病,得治。

“你到底把别人看成什么样啊,我是认真的!”啊,烦死了。完全不让遥有反驳的机会,凛把遥圈在怀里,再一次吻住他的唇。喜欢遥,想要遥。

七濑遥从来都是个感性多于理性的人。况且自己刚才在与凛的亲吻中就可耻的起了反应。如果这是凛所希望的,他愿意陪凛一起堕落。

“凛,回房里。”

得到允许的凛立刻抱着遥一路亲吻到床上,麻利地脱掉遥的T恤,一路向下,亲吻着遥的身体,动作熟练得让遥惊讶。遥忍不住推开了他。

“凛以前有跟谁做过这种事吗?”为什么那么熟练。遥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山崎宗介,因为凛就是因为山崎的原因才没有来给自己庆生,虽然最后还是来了,但凛和山崎的关系也总是好到让人妒忌。真让人不爽。

“遥该不会是吃醋了吧!嘻嘻。”凛坏笑着,伏在遥耳边,轻轻吐息:“没有哦,这种事只和遥做,因为是遥,才自然而然的变得熟练起来哦。Happy birthday,Haru.礼物是我,你满意吗?”

事到如今还在说什么啊,真是个狡猾的家伙。

End

就这样草草打上了end,其实脑洞还没完,但由于是写给遥的生贺,必须要赶在遥生日前。抱歉这是草稿。。因为下周期末考,修改的话只能等考完再想了。

最后最后,祝小遥0630生日快乐!虽说日本时间已经是七月一号了ORZ

评论
热度(13)

© 搁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