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喜欢你,凛♡遥♡凛

【凛遥】Happy birthday,Haru

Happy birthday,Haru

(上)

“嘭啪!”

“小遥/遥前辈,生日快乐!”

七濑遥推开家门的一瞬间便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五颜六色的彩纸伴随着彩炮声纷纷扬扬,自上而下飘落在自己身上,一贯冷淡的脸上也不禁现出一丝惊讶。

自己不过外出了一会,他们是什么时候进去的?环视一下屋子,真琴和江拿着盘子站在桌子前,渚和怜站在门口迎接自己,渚的手上还拿着刚刚进门时放的小礼炮,大家都面带微笑看着自己。然而,果然没有凛呢。自己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时间倒回一小时前。因为凛说过今天会到自己家留宿,想着好久没见的凛要来,而家里只有青花鱼,于是遥便特地到超市购买凛喜欢的肉,想要给凛做他喜欢的肉料理。担心凛会来太早找不到自己还特地带上了手机。果不其然,在回来的路上便接到了凛的电话。

“喂,你好。”

“喂,遥吗?我是凛。我可能来不了了,宗介那家伙突然生病了,而且变得特别缠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要留下来照顾他才行。抱歉啊,遥。”手机里传来凛略带苦恼的声音。

为什么山崎生病了你会放心不下,山崎就那么重要吗?遥突然就很不爽了,虽然想要这样反问凛,但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几不可闻的应答声。

“还有,今天是你的生日吧,生日快乐,遥。”声音突然变得温柔起来,这样的转变让遥的心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喂,宗介!你这家伙不要随便起来啊,快给我躺下。啊啊,啧!遥,抱歉啊,就这样,bye bye!”

一声道谢还没说出口,便被手机里凛炸毛的吼声打断,而后便是电话被挂断的忙音。

“好,再见,凛。”即使知道凛不可能听到自己的话,但还是固执地对着电话忙音作出回应。放下手机,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静静地站立着,心脏不由得一阵揪紧。原来今天是自己生日啊,可即使如此,凛还是选择留在山崎身边。在凛心里,山崎要比自己重要吗?

就这样呆呆地站立着,直到受到越来越多的行人地的注目才回过神来,移动脚步。

不可抑止地将自己与宗介进行比较。大概是因为在自己心里,凛是很特别的存在的缘故吧。尽管凛和真琴、渚他们一样是很重要的朋友,是同伴,但凛却又是不一样的。因为凛是特别的,所以自私地希望在凛心里,自己同样是特别的存在。但事情并非如此,在凛心里,山崎更重要不是吗?自己终究是一厢情愿罢了。

还好有他们在。看着为自己庆生的好友们,心里积压的阴霾瞬间消失了一半,嘴角也不禁柔和起来。

“讷讷,遥酱,快进来。这是我们为你准备的生日会哦!”黄发少年兴奋地拉着遥走进屋子里,“首先料理是小真和小江准备的。”

“是kou不是gou啦!”身后传来少女嗔怒的声音。

真琴做的料理能吃吗?遥不禁有所怀疑。虽然自己曾经教过真琴做料理,但都失败了。看了一眼江,江明显一副不会料理的样子。遥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

“然后呢,屋子是我布置的哦,漂亮吧!”

只能说真有渚的风格呢,很有活力的样子,然而意外的很戳心。余光瞥到装饰用的动物挂饰,都是很可爱的海洋生物,居然有遥很喜欢的青花鱼,真不知道渚是从哪里找来的。蓝色的双瞳瞬时泛起波澜,熠熠生辉。但当看到与蓝色小海豚相对的红色小鲨鱼挂饰时,凛不在的事实又让这双蓝瞳变得暗淡起来。

“最后是怜酱亲手做的蛋糕哦!锵锵锵!非常好看的蛋糕,看起来就好好吃的样子!”

也不知道怜是用什么方法把蛋糕做成了蝴蝶的造型,不同颜色的奶油铺在上面形成强烈的视觉效应,每一根线条都描画得如此清晰,看上去栩栩如生。

“蛋糕,很漂亮。”由衷的赞美。

“那是当然的。”听到前辈的赞美。怜不禁骄傲起来,自信地扶了一下眼镜,说:“这是我从美学的角度出发,配合色彩带来的视觉效应,从色、香、味着手,经过……”

“啊,遥酱!”渚突然出声,打断怜的滔滔不绝,引起怜发出“渚君倒是好好听人把话说完啊”的不满情绪。

“呐呐,我想吃遥酱做的料理,遥酱的料理很好吃呢!相反,小真和小江的料理看起来就不好吃的样子。”说着有点嫌弃地看了真琴和江一眼。

“渚这样也太伤人了吧。”真琴讪笑着。就算是事实也不用这样直白吧,自己不要紧,但对女孩子来说果然不太好啊。

江意外地没有反驳渚,俏皮地吐吐舌头,然后用手中的盘子稍稍挡住自己略带尴尬的脸。

看了一眼桌上卖相勉强合格的料理,意识到这样的料理味道或许真的不妥的事实,遥说:“那做青花鱼味增好了。”

“诶诶!虽然遥酱做的青花鱼很好吃,但是也想吃遥酱做的肉料理呢。遥酱买了肉不是吗?我看到了哦,呐呐,遥酱,给我们做肉料理吧,就这样决定吧!”说着渚干脆挂在遥身上蹭啊蹭地撒娇。

那是给凛准备的。遥第一反应就是想到这个,但随即想起凛不来留宿的事实,只好妥协。

“抱歉啊,小遥。明明今天是你的生日,却还是要你亲自下厨,结果我没能帮上什么忙。”真琴走进厨房,用一贯温和的语调向遥真诚地道歉。

“没关系,你们为我准备了生日会,特地来为我庆生,我,真的很开心。”嘴角轻扬,遥回以真诚的微笑。

“小遥开心就好。”看着意外坦率的遥,真琴温和地笑了笑。不过还真是寂寞的笑容呢。该说是对青梅竹马的了解还是说遥实在太好懂呢?真琴看着遥做的料理,不禁了然。

啊啊,果然是这么一回事呢。

“哇,都是哥哥喜欢的料理。”真想让哥哥看看呢。江小声地呢喃道,然后拿出手机对着桌上的料理拍照。抬起头,看到同样拿着手机拍照的真琴。两人会意地对视着,同时露出了微笑。

“呐呐,遥酱,快闭上眼睛许愿!”在蛋糕上点上蜡烛,熄灯,唱完生日歌后,渚兴奋地催促着,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尝尝怜做的蛋糕了。

愿望什么的,到底是要更好地感受水还是要更多的青花鱼呢?嗯,好难选。遥暗自小小地纠结着。不过最想要地果然是要想要见凛呢。

想见凛,想和凛一起庆祝生日。遥闭上双眼,真诚地在心里默念。

“总感觉是是遥酱的话,会许愿要很多青花鱼之类的,所以我都准备好了!”

“渚,不会是……”真琴一脸惊恐。

“锵锵锵,限量版青花鱼罐头!”

“我就知道。”真琴不禁扶额。怜和江则是一副无语的样子。不过遥/遥前辈你一副被青花鱼征服的样子到底是闹哪样啊喂!

“渚,十分感谢。”遥正儿八经地道谢,在场的人明显感受到他的周围开满了小花花。

经过渚的一番折腾后,遥的生日宴会就在渚的“遥酱的料理真的很好吃”的赞美声中愉快地落幕了。

临走前,渚凑近真琴的耳边悄声地说:“凛酱不在,遥酱总感觉很寂寞的样子呢。”虽然一整晚遥有在笑着,但总会时不时会对着鲨鱼挂饰或是江送的鲨鱼玩偶发一下呆,很明显在想着凛的事情。

真琴笑而不语,只叮嘱他和怜要好好护送江回家。然后向遥道声晚安便回家了。回家途中不忘给凛编辑简讯。

“啊啊,好嫉妒小凛啊,小凛一不在,小遥就变得很寂寞的样子。明明我也很喜欢小遥啊,为什么小遥不像喜欢小凛那样喜欢我呢?啊啊,越想越不甘心!”说着扑在怜身上寻求安慰般蹭蹭蹭。

“男人喜欢男人什么的真是一点也不美。还有渚君不要再往我身上蹭了!”

“诶诶,小凛明明就很帅,小遥也很美型,两个人明明就很般配!”渚不满地反驳。

“我不是说这个啦,那是……”

江在一旁并没有加入讨论,而是默默地编辑着文字,连同晚上所拍的照片一起发给凛。

真希望哥哥能发现这个事实呢。少女这样期望着。

TBC

嗯,要努力在1号前完成~毕竟是送给遥酱的生贺!

评论
热度(8)

© 搁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