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完就更凛遥♡

【凛遥】谎言

翻草稿发现了很久之前挖的坑,姑且发出来,有人看就填坑吧

七濑遥第一次遇见松冈凛是在松冈总裁的葬礼上。

与松冈夫人的低头泫泣和松冈小姐的陶陶大哭形成鲜明对比,松冈凛只是静静地跪坐着,既不哭也不闹,低着头,面无表情。

七濑遥跟在叔叔七濑锦的身后,向松冈总裁的遗像俯首致意,然后静静地退到一旁。不经意间看向红发少年,而红发少年仿佛是有感应般轻轻抬起了头。四目相接的瞬间,如同琉璃石一般的红色眼眸带着倔强的坚定直击七濑遥心脏。七濑遥感到自己的心脏重重地跳了一下,发出“咯噔”的声音。他立刻别过脸,不去看那双带着奇怪吸引力的红色眼眸,试图平复自己喧嚣的心跳。只一瞬,便归于平静,心跳回归正常。耳边却传来大人们各种刻意压低的怜悯的声音。

“真可怜,松冈总裁还那么年轻就去世了,留下这孤儿寡母该如何是好,两个孩子都还那么小!”

“就是说啊,怎么出海谈个生意就遇上了暴风雨呢?离海岸才一千米,就这样葬身海底了。”

“松冈总裁不是水性很好吗?”

“是啊,所以还真不知道是意外还是人为呢。树大招风啊,毕竟松冈总裁这么年轻就把鲛柄集团管理得这么出色,很容易遭人嫉恨啊。”

“鲛柄集团的股票瞬间下跌了,据说还欠下了很多债务,这些都要松冈夫人来背,这三母子今后的生活可不好熬啊!”

“……”

真无聊。听到那些喋喋不休话语,七濑遥第一反应就是觉得他们很无聊,为什么大人们都那么喜欢管别人的闲事呢?明明别人的事情跟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等待总是漫长且无聊的,七濑叔叔在葬礼结束后还有要事要与松冈夫人商谈,那必然又是一场漫长的等待。于是七濑遥便在葬礼结束之前悄悄地溜了出去。

对于从小居住在日式大宅的七濑遥来说,松冈家的欧式大宅还是有一定的吸引力的,尤其是一进门就看到的大大的游泳池更是让他惊讶不已,让他足足盯着游泳池看了至少两分钟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被叔叔拖走。尽管七濑遥是个随性之人,但对于自己是个客人不能光明正大地在这么显眼的泳池游泳,尤其是来参加葬礼的时候,这一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于是他便绕着松冈家的大宅漫无目的地参观。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待他回过神来,周围只听得到鸟儿的啼叫声,触目所及是一片舒心的“绿”。绿树参差,不知名的小花缠绕其中,金色阳光洒下,星星点点,交相辉映,美不胜收。矗立其中的是一座假山,绿色藤蔓缠绕其上,仔细倾听,还能听到“哗啦哗啦”的流水声。对待水如初恋的七濑遥来说,这有着极致的吸引力。七濑遥迫不及待地跑了过去,出乎意料地看到隐藏在假山身后的竟是一个小小的池塘。与普通装饰用的小水池不一样,这是一个小小的池塘,碧绿的莲叶环绕四周,还有莲花含苞待放。看到心驰神往的水,七濑遥小小地纠结了一下,但想到这里这么偏僻,应该没什么人会来,游一下也应该没什么关系吧。这样想着便心安理得地脱掉衣服跳进池中,一脸满足地畅游。

过了一会儿,从假山另一边传来了小孩子的哭声,悲恸的哭泣声仿佛让所有东西都感受到了声音主人的悲痛,周围的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染上了忧伤,悲伤透过水直达七濑遥的心里。

七濑遥本不是好事之人,但此刻的水却是如此不平静,隐隐透露着不安。他悄悄地靠近假山,透过假山的缝隙看向假山的另一边。假山前的石椅上,刚才在葬礼上看到过倔强的红发少年正趴在上面放声大哭。从这个角度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的悲痛七濑遥却真正感受得到。是啊,任谁的亲人离世都会悲伤啊,除非他是极度冷血之人。

“谁?”

正当七濑遥觉得窥探别人隐私不太好而正欲离开的时候,他被发现了。像是犯了错的小孩被捉到一样,七濑遥的心里闪过一瞬的慌乱,于是便干脆潜进水里,找不到的话他应该就会离开吧。

岸上的声音渐渐听不到了,七濑遥以为红发少年已经走远了,结果回头一看,发现红发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进到了水中,并逐渐向他靠近。

他立刻加快速度向前游去,企图摆脱红发少年的靠近,但红发少年却穷追不舍,仿若一头凶猛的鲨鱼,奋力追捕着他的猎物,速度越来越快,距离也越来越近,渐渐形成一股无形的压力。也不知道游了多少圈,红发少年终于体力不支而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遥也早已累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被他追上而奋力向前游,于是在红发少年停下后便也跟着浮到水面上呼吸。

“喂!你是谁啊?哈啊……游得真快,我都追不上你了。哈啊,哈啊……”红发少年发问,明显气息还没平复过来。

喂什么喂,真没礼貌!虽说随便在人家的池塘游泳的自己才是更加没礼貌。但就算你夸我也不会觉得高兴的,哼!

七濑遥并不回答,只静静地看着他。

“为什么闯进我的庭院?”

原来这是你的庭院啊。七濑遥有些无措。

“刚才都看到了吧?我哭泣的样子,明明不想被人看见才躲在这里偷偷地哭的……”红发少年越说声音越小,说到最后更是没有了声音,低着头,一言不发。

就算没有被我看到,别人看到你红肿的双眼也会知道你哭了啊。七濑遥很想这样说,但说出口却成了:“其实,想哭的时候哭出来,也是一种坚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话,也没有经过预先演习,就这样脱口而出了,连七濑遥自己都有些惊讶。

听到他的话,红发少年抬起头来,直勾勾地盯着七濑遥,琉璃石般的红色眼眸绽放出异样的神采,让被紧盯着的七濑遥感到身上一阵燥热。蓦然地,晶莹充满眼眶,瞬间迷蒙了那双火红,那晶莹的液体如断线珠子般开始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七濑遥还在思考自己的话到底是哪里不对的时候,红发少年就已扑过来一个熊抱紧紧地把自己抱住了,嘴里并不停地哽咽着说着谢谢。本就因为那双红眸而发热的身体此刻因他的触碰而变得更加燥热不已,想要推开面前的少年然后潜进水里冲刷掉身上滚烫的热度,伸出的手却变成了回抱。被扰乱的心情,不复平静。啊,就这样让他伏在我肩上哭个够吧。

或许是哭累了,红发少年松开了七濑遥,又一次直勾勾地盯着他。

“我叫松冈凛,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七濑遥别过头,不去看那双总是扰乱他心情的红瞳。

“七濑遥。”

“哈,你的名字好像女孩子哦。”

你的不也一样,真没礼貌。七濑遥有些不悦地瞪着他。

“今天真的谢谢你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下次一起游泳吧。你的泳姿真漂亮,就像,嗯,就像海豚一样。”

像海豚什么的……心情再一次被扰乱,七濑遥干脆潜到水里,绕过他游到离他远一点的地方,然后浮上来露出双眼看着松冈凛爬上岸穿好衣服。

“快上来吧,遥。”凛面带微笑,向水中的遥伸出了手。

叫遥什么的,我们关系有好到叫名字的地步吗。虽然不讨厌就是了。于是遥便慢慢向凛靠近,握住他的手,回到岸上。

好麻烦的人,就像真琴一样。看着刚才还哭得不能自己而现在却笑得一脸阳光的红发少年,七濑遥毫不犹豫地将这个自己才遇见过两次的人定义为“麻烦”,却不知道,这个“麻烦”今后将会并一直陪伴在他身边。

“走吧,遥。”

“嗯。”



评论(2)
热度(12)

© 搁浅 | Powered by LOFTER